抚琴

随笔记事

  刚刚看到曾经喜欢的少年要走啦,要去别市读书了,他艾特了他们班上所有人,收到不少祝福。
  嗯,突然心里就五味杂陈。
  时间真的是这世间最残忍,最不留情面,却又最令人无力抗拒的洪水猛兽啊。
  我们毕业的那天,我都恍恍惚惚记不清了。只记得我们班谁也没有哭,笑着分别,笑着唱完最后表演的曲目。我当时看着别班唱歌时的哽咽,止不住的泪水,心里却是平静的,平静地酸涩,平静地想哭。我自己都能感受到眼眶里的热度,但到底是忍住了。那个时候想着,啊,我毕业了啊。
  年少时光到底心思稚嫩,不懂得人生在世,谁人都不容易,从而时常放出尖锐的刺,伤及他人却毫无自觉。有的人被我流放在记忆的深海,被时间的洪流冲刷得斑驳难堪,但有人却在我的过往里画着浓墨重彩的一笔,使我每次直面起他不在我身边的现实,就觉得心脏钝痛,像溺在水中般沉闷而压抑。
  可我又有什么必要去感叹所失呢。
 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,会遇见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圈子,有新的女友,新的际遇。
  至于我即将离开的初恋。再见啦!毕竟我也曾那样刻骨铭心地喜欢过你,真心希望你被世界温柔以待,而我,也将推开新的门,去找我的小天地啦。